当然是因为改名很好玩儿
 
 

【俏苍】异类

【我终于!写得!差!不!多!了!(啥)】

【自己都已经不想回头看】

1.

俏如来回家的时候抄了近路。

出于治安方面的原因,接近城市边缘的小巷道总有几段路的路灯里装的只有被人蓄意砸烂的灯泡。这样的地方即使是在官方战争已经结束的现在,也极少有人会在夜晚穿行。

但俏如来自己即是墨家核心人员,这个晚上的月色又是如此明亮,他在这样的夜晚行走倒不是奇怪的事情。

有着苍白满月的夜晚,一贯是妖魔最容易血脉沸腾的时刻,在过去的日子里,这样洁白莹润的月光下不知有多少鲁莽夜行之人丧生于魔口,徒留下残缺不全的血腥残骸供家人辨认悲嚎。

俏如来为这样的死者奔走过,追寻过,像是一位勤恳而睚眦必报的牧民。搜索可...

19 May 2017

一个战地记者的自我修养=W=

04 May 2017

说着就通关了。

所以这个结局到底是什么意思?


 
04 May 2017

【俏苍】奇怪的三十天15题·8·12

【感觉自己已经是一条咸鱼】


8 一方被一方调笑而自尊受伤 

“你前天晚上和小空在一起?”俏如来放下了手中的菜单,仿佛无意地问道。

“是啊,我们在修罗国度俱乐部碰面,他真是一个……有趣的人。”苍狼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窥视,把菜单交给使者之后微笑着指了指自己的下巴,俏如来看见上面有一块不明显的淤青,“他揍的。”

俏如来叹了一口气,“他是我感觉最愧疚的二弟,但是他现在做的事情,实在越来越不像样了。居然把你带到那种地方去。”

“实不相瞒,我还是挺想去的,”苍狼朝他眨眨眼睛,湛蓝眼睛微弯,“家里管得太严,自然不敢与桃花满天下的俏如来一较见识。”

“不要取笑我,苍狼。”俏如来有些尴...

03 May 2017

因为没有事情可做又不想看书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之中。

接下来我应该写什么?

 
30 Apr 2017

【军苍】偏斜

要想整个抱起苗王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虽然不壮,但是绝对不矮,加上衣服之后就是毛绒绒的一大团。一个不小心,不是这里掉地上,就是那里掉地上。

虽然说一两片衣角擦到灰尘也没什么,苗王自己肯定是不会介意的。但是所谓“看重之人”的意思,就是一个人不介意的事情,总有另一个人会替他去介意,对方领不领情,那是另外一回事。

都说世界上最为难的事情莫过于帮夫妻架,不帮不行,帮了等他们和好你又难做人,怎么办呢?御兵韬虽然已经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也断不了这种事情。

苗王在跟中原盟主深谈后彻夜饮酒大醉不起也是同样的性质,由着他去不行,劝他看开另觅良伴,到时两人重归于好他这又算怎么回事?若是当真散了,他日心生后悔...

30 Apr 2017

【多CP】随机数

前言:

最近突发奇想,突然很想调戏一下新世界的大门。

简单来说,就是用在线随机数生成器生成30条2位数以内的编码,然后用编码对应的人物写三十题,前后代表攻受【然后发现CP多到tag不够用】

先来九个小鲜肉试试手,来啊,一脚一踩空,逼命的刺激!
ps:猎手和先知的设定出自某款手机文字游戏,简单理解成同服版生命线就成。

【病友30题】

  1.俏如来

  2.苍狼

  3.雁王

  3.戮世摩罗

  4.北冥觞

  5.梦虬孙

  6.玄狐

  7.雪山银燕

  8.剑无极

  9.墨雪不沾衣

×……×……×……×……×...

29 Apr 2017

【俏苍】勇者俏如来的奇幻之旅.9

两人从墙上取了一盏羊脂蜡烛,就着火光往里前行。

和看上去一样,这座尖角阁虽然很高,面积却不大,设计者似乎也想到的这一点,倒是别出心裁地设计了一个依靠外墙而建的环形楼梯。 

楼梯的宽度同样不大,内侧偶尔会有一两个窗口之类的空格,但是空间极小,没有伸头进去观察的角度,大约只是用来放置蜡烛的。

尖角阁里诡异的安静,似乎是当真一个人也没有,石条堆砌的楼梯上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和声音在回响,大概是因为结构的因素,尖角阁的内部显然形成了一个宽大的回声空间,连剑柄偶尔磕到墙面上的声音都会在内部回荡许久。令人神经紧绷,难以放松。

“我感觉……”又转过了一个角,在越发浓厚的压抑气氛中,剑无极忍不住...

28 Apr 2017

【俏苍】勇者俏如来的奇幻之旅.8

【当我不知道接下去要些什么的时候,我就假装自己在设计一个游戏副本……竟然就不卡了,爽到】

8. 

“请坐。”年轻男人的嗓音在狼盔后传来,带着金属的回声,“现在不是待客的好时节,如果可以,希望你们在白雾退去之前不要走到城堡百米之外,否则我无法保证两位的安全。”

俏如来坐下,清了清嗓子,“可以问一句,那白雾是什么吗?”

“那是由我们国家最强大的巫师所施展的魔法,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办法穿过它,走到白雾的另一边,胆敢以身犯险者,必将遭遇不幸。”年轻人给了俏如来一串钥匙,“我也希望能够留下来招待你们,但这几天的晚上我必须离开城堡去做一些事情。这是城堡房间的钥匙,所有可以打开的门都可以进去...

28 Apr 2017

【俏苍】月相.6

【我想给他打个end】


14. 

虽然在那说出来极不好听的特种行业里混了也有将近3,4年,但苍狼真正跟其他人一样出台,其实也这一年才开始的事情。

他年纪轻,长相好,出身干净,夜总会老板其实开始还是挺乐意关照他的,即使有纠缠不清的客人,也有看场的保安专业处理。但是和所有慢慢下水的人的经历一样——出台和不出台,就像打死拳和不打死拳的差别一样,赚的钱相差太大了。

那是他们家最紧缺钱的时候,他自己着紧凑大学学费,撼天阙的老肺旧病复发,战兵卫在地下拳场被人打断了一根肋骨——他才刚刚高中毕业,即使有别的赚钱途径,来钱的速度也远远及不上花钱的速度,那还有什么办法呢?

所以那一夜,向领...

22 Apr 2017

【俏苍】30天15题·13

    13 普通世界AU,一方是杀人犯


俏如来看见了一头狼。

深灰色的皮毛,油光水亮的颈鬃,蓝莹莹的眼睛在黑色里发出悚人的光,嘴边是罪人的尸体。被撕裂开来的肚腹里有一颗腐烂的心,跳动的声音振聋发瞶,断裂的血管里不停泵出黑色的血浆。 

你想要什么?

梦里的他发问,没有声音,于是又仿佛其实是那头狼在向他发问。

你想要我什么?

狼用蓝莹莹的眼睛在问他。手心传来光滑坚韧的触感,是活的野兽身上的皮毛。那头巨大的野兽温顺地在他腰间蹭了蹭,黑色的血液从长吻上蹭到了他白色的衣服上。

你想要我什么?

狼咬住他的衣袖,近乎于固执。

*砰!砰!砰!...

22 Apr 2017

被二周目黑咒岛漫山遍野的黑化异卒们凄凉的声声呼唤所触动,啊,好想开车……
因为失去觉醒者而堕落疯狂的异卒/幽灵觉醒者啥的……

17 Apr 2017

【俏苍】月相.5

【就随便更新一下(心虚)】


12.

——某一类型的罪犯在作案后会情不自禁地回顾案发现场,而理由通常不出两种,无非回味犯罪的滋味,或者毁灭遗漏的证据。

俏如来从史艳文那里学到过很多一般人接触不到的东西,种种血腥残暴离奇诡异之事,与他而言并非不可想象,所以,他不明白,第一种理由是遵循什么样的逻辑?

什么样的人,会在杀人行凶之后,还依然对自己犯案的情状及感受念念不忘,以至于必须回到现场,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其回忆品味,并借此获得某种近似于性经历的快感? 

对俏如来而言,性,不过是身体及生活的一项需求和调剂,仅仅因为性的另一方的对象是苍狼,才具有了不可或缺的毒瘾一般的乐趣,若抛除...

15 Apr 2017

一周目通关

07 Apr 2017

听歌的时候,有时像是会听到童年时或者梦里被某个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的声音,不知是幻听还是错觉还是什么别的,也不能确定不是。

不知道自己是修仙成魔幻听了,还是接近疯了,还是正在一个过度真实的梦里,现实其实是在那个声音所在的另一端。就开始强迫症一样的自我怀疑。

警惕起来的神经就被扯了一下,又一下,又一下,比什么实实在在的威胁都更让人害怕。

也许某些声音就是会扰动潜意识的反应,以至于连表层意识都会松动。

我真的不想再听到这种东西了,就像睁开眼睛时才突然发现,自己刚刚从一个打开的下水道口旁边闭着眼走过去一样。


16 Mar 2017

【俏苍】月相.4

【被延迟战士无限肩撞砍死,我好气啊!】


9.

医院急诊室现在乱得就像个菜市场,这个地方永远都充斥着酒精,消毒水,还有某种医院特有的味道,尤其在那一起特大车祸发生之后,挥之不去的血腥味萦绕在每一个或坐或躺的伤者以及转个不停的医护人员身上。

俏如来趴在推床上,看苍狼挂号领药忙前忙后,掩饰不住的焦急和担忧的样子。

——真可爱。

如果不是地方不适合,他真想把他拉过来,抱抱他,亲亲他,继续在那扇铁门之前的事情。

他背后被钢筋刺到的地方一直就不是很疼,至少俏如来自己是这么感觉的。也许是因为伤势并不重,也许是因为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痛觉神经已经被麻痹了——从医生凝重的眼神看没准是后者。

然后...

13 Mar 2017

【俏苍】月相.3

【先停个站,来支烟……】

7. 
【搜X娱乐讯,据苗疆媒体报导,40岁的竞日孤鸣和姚金池被曝分手2年,但始终未见他身旁有新欢,直到23日晚上……如此暧昧行径,竞日孤鸣经纪人则解释,‘他现在单身,那位男性不是他的同性情人,只是从外国回来的亲戚,家里人一起吃饭……’】
苍狼推开门,放下手里的纸袋,嗅了嗅,“你又抽烟。” 
“哦——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撼天阙拉长了声音,随后却急促地咳嗽了几声,他随手调了频道,就把双腿架在茶几上,“前两天才有一个男人打电话过来,问你这几个月不住宿舍搬到哪里去了,看来祸害遗千年这句话在哪都很有道理。” 
“有一个学长同意我跟他合租单间。”苍狼...

09 Mar 2017

【俏苍】月相.2

于是我终于明白一件事情,也许我并不是一个好写手,但我绝对是一个命中注定的司机【喂】

链接

07 Mar 2017

【俏苍】月相.1

沉迷砍人,无心码字,于是坑了……

链接

07 Mar 2017

看图作文

战争持续了7年。
和过去的每一天一样残肢断臂共血肉横飞的战场上,一个残血的剑圣在同伴的援助从破防下幸存后,看着那个敌人落到地上依然怒睁双目表情扭曲的头颅,狰狞面具后的黑色眼睛突然落泪。
他站起来狠狠甩下陪伴他杀人无数的太刀,张开双臂,愤怒地用日语吼道:“够了!死的人还不够多吗!我们想要的难道是这个吗!”
不是每个战场上的人都能听懂他的语言,但每个人都听懂了他嘶哑的声音里带着的那种情绪。
仿佛被无名的物质感染一样,从距离他最近的战友和敌人开始,身上满布自己和别人血迹的战士们慢慢停下厮杀,一个个往后退去,垂下了手中的武器。
他们各自看向对方,不同颜色的眼睛里有着同样的麻木,疲倦和迷茫。
不知道过去多久后,武器...

06 Mar 2017
1 2 3 4 5 6 7
© 艾尔斯维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