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苍】月相.6

【我想给他打个end】


14. 

虽然在那说出来极不好听的特种行业里混了也有将近3,4年,但苍狼真正跟其他人一样出台,其实也这一年才开始的事情。

他年纪轻,长相好,出身干净,夜总会老板其实开始还是挺乐意关照他的,即使有纠缠不清的客人,也有看场的保安专业处理。但是和所有慢慢下水的人的经历一样——出台和不出台,就像打死拳和不打死拳的差别一样,赚的钱相差太大了。

那是他们家最紧缺钱的时候,他自己着紧凑大学学费,撼天阙的老肺旧病复发,战兵卫在地下拳场被人打断了一根肋骨——他才刚刚高中毕业,即使有别的赚钱途径,来钱的速度也远远及不上花钱的速度,那还有什么办法呢?

所以那一夜,向领...

【俏苍】30天15题·13

    13 普通世界AU,一方是杀人犯


俏如来看见了一头狼。

深灰色的皮毛,油光水亮的颈鬃,蓝莹莹的眼睛在黑色里发出悚人的光,嘴边是罪人的尸体。被撕裂开来的肚腹里有一颗腐烂的心,跳动的声音振聋发瞶,断裂的血管里不停泵出黑色的血浆。 

你想要什么?

梦里的他发问,没有声音,于是又仿佛其实是那头狼在向他发问。

你想要我什么?

狼用蓝莹莹的眼睛在问他。手心传来光滑坚韧的触感,是活的野兽身上的皮毛。那头巨大的野兽温顺地在他腰间蹭了蹭,黑色的血液从长吻上蹭到了他白色的衣服上。

你想要我什么?

狼咬住他的衣袖,近乎于固执。

*砰!砰!砰!...

被二周目黑咒岛漫山遍野的黑化异卒们凄凉的声声呼唤所触动,啊,好想开车……
因为失去觉醒者而堕落疯狂的异卒/幽灵觉醒者啥的……

【俏苍】月相.5

【就随便更新一下(心虚)】


12.

——某一类型的罪犯在作案后会情不自禁地回顾案发现场,而理由通常不出两种,无非回味犯罪的滋味,或者毁灭遗漏的证据。

俏如来从史艳文那里学到过很多一般人接触不到的东西,种种血腥残暴离奇诡异之事,与他而言并非不可想象,所以,他不明白,第一种理由是遵循什么样的逻辑?

什么样的人,会在杀人行凶之后,还依然对自己犯案的情状及感受念念不忘,以至于必须回到现场,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其回忆品味,并借此获得某种近似于性经历的快感? 

对俏如来而言,性,不过是身体及生活的一项需求和调剂,仅仅因为性的另一方的对象是苍狼,才具有了不可或缺的毒瘾一般的乐趣,若抛除...

-

一周目通关

听歌的时候,有时像是会听到童年时或者梦里被某个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的声音,不知是幻听还是错觉还是什么别的,也不能确定不是。

不知道自己是修仙成魔幻听了,还是接近疯了,还是正在一个过度真实的梦里,现实其实是在那个声音所在的另一端。就开始强迫症一样的自我怀疑。

警惕起来的神经就被扯了一下,又一下,又一下,比什么实实在在的威胁都更让人害怕。

也许某些声音就是会扰动潜意识的反应,以至于连表层意识都会松动。

我真的不想再听到这种东西了,就像睁开眼睛时才突然发现,自己刚刚从一个打开的下水道口旁边闭着眼走过去一样。


【俏苍】月相.4

【被延迟战士无限肩撞砍死,我好气啊!】


9.

医院急诊室现在乱得就像个菜市场,这个地方永远都充斥着酒精,消毒水,还有某种医院特有的味道,尤其在那一起特大车祸发生之后,挥之不去的血腥味萦绕在每一个或坐或躺的伤者以及转个不停的医护人员身上。

俏如来趴在推床上,看苍狼挂号领药忙前忙后,掩饰不住的焦急和担忧的样子。

——真可爱。

如果不是地方不适合,他真想把他拉过来,抱抱他,亲亲他,继续在那扇铁门之前的事情。

他背后被钢筋刺到的地方一直就不是很疼,至少俏如来自己是这么感觉的。也许是因为伤势并不重,也许是因为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痛觉神经已经被麻痹了——从医生凝重的眼神看没准是后者。

然后...

【俏苍】月相.3

【先停个站,来支烟……】

7. 
【搜X娱乐讯,据苗疆媒体报导,40岁的竞日孤鸣和姚金池被曝分手2年,但始终未见他身旁有新欢,直到23日晚上……如此暧昧行径,竞日孤鸣经纪人则解释,‘他现在单身,那位男性不是他的同性情人,只是从外国回来的亲戚,家里人一起吃饭……’】
苍狼推开门,放下手里的纸袋,嗅了嗅,“你又抽烟。” 
“哦——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撼天阙拉长了声音,随后却急促地咳嗽了几声,他随手调了频道,就把双腿架在茶几上,“前两天才有一个男人打电话过来,问你这几个月不住宿舍搬到哪里去了,看来祸害遗千年这句话在哪都很有道理。” 
“有一个学长同意我跟他合租单间。”苍狼...

【俏苍】月相.2

于是我终于明白一件事情,也许我并不是一个好写手,但我绝对是一个命中注定的司机【喂】

链接

-

【俏苍】月相.1

沉迷砍人,无心码字,于是坑了……

链接

1 2 3 4 5 6 7 8

© 观长夜 | Powered by LOFTER